您好!今天是

【案例剖析】死亡賠償金不入賬 合謀瓜分被查處

來源:三湘風紀網   發布時間:2018-05-28

   俗話說,人死萬事休。高新區謝林港鎮鴉雀塘村賀某死后,他的死亡賠償金問題卻牽扯出了一個原村主任李松柏、村委委員龔昕、包更生,村監事會主任賀文魁等4人聯手侵占集體資金的案件線索。

  “意外之財”不入賬

  2016年8月,鴉雀塘村城鄉垃圾清運工賀某從垃圾車上摔致死,在醫院搶救時,鴉雀塘村委墊付醫藥費40000元,車主賀某某墊付12000元。賀某搶救無效死亡后,經謝林港鎮司法所調解,鴉雀塘村一次性支付賀某死亡補償281800元(含車主賀某某應負擔的12000元墊付款)。隨后,賀某之子將村委和賀某某前期墊付的52000元返還到了村委報賬員龔昕的賬上。

  龔昕收到錢后,將40000元很快入賬了,但賀某某墊付的12000元卻卻遲遲沒有入賬。

  “這筆錢主要是不知道以什么名義入賬,以收入名義入賬覺得不恰當,錢就一直放在我賬上。”龔昕在接受調查問話時,認為這是一筆“飛來橫財”,所以遲遲沒有入公家賬戶。龔昕的這番話,恰恰反映出他作為村級報賬員的失職失責,沒有按要求嚴格執行好財經收支制度,履行財務管理職責不到位。

  拉人下水謀瓜分

  當時,鴉雀塘村支書因身體原因辭職,村干部只有李松柏、龔昕、包更生3人,村監事會主任賀文魁在負責村級財務報賬監督審查的同時,還承擔了部分村里的工作。

  李松柏得知龔昕賬上這12000元一直未動后,便動起來了歪心思,想乘機瓜分這筆錢。“我和另外兩個村干部平時關系比較好,提出來的事情一般都會附和,但賀文魁是村里監事會主任,村里的開支都要經過他的審查監督,必須先得到他的同意”。李松柏談起了分錢首先要解決的問題。

  于是,李松柏找到賀文魁說:“你平時為村里做了那么多工作,也沒有領取任何報酬,作為村主任我心里實在是過意不去。我們三個村干部也是一個人干兩個人的活,為了村里的工作,經常加班加點超負荷工作,非常辛苦。你看上次賀某某墊付的12000元入不了賬,不如我們四個人每人拿3000塊錢,作為辛苦費吧。”經過李松柏的一番曲折勸誘,賀文魁也就沒有提出任何異議,也沒有履行監督職責。

  就這樣,經李松柏提議,龔昕、包更生、賀文魁同意,他們四人就將這12000的賠償金平均進行了瓜分。包更生拿到錢后,心里忐忑不安,想向組織反映,但過了幾天見無人察覺這件事,也就心安理得地把錢收了起來。

  企圖做假沒有成功

  2017年初,謝林港鎮啟動村支兩委換屆選舉,一封反映李松柏等人侵占賀某死亡賠償金的舉報件送到謝林港鎮紀委。

  李松柏聽聞有人舉報后,立即召集其他三人商量對策,建立攻守同盟。經商議,李松柏安排龔昕以加班補助的名義,偽造了一份工作經費報賬單,由四人簽字證明。在報賬單上其他三人都簽字了,但包更生不同意簽字。最終,這份企圖規避審查的假報賬單“中途夭折”。

  “當時拿著3000元錢,心里就很不踏實,知道這是在犯錯誤。后來他們想搞個假的工作經費報賬單,我覺得這個錯誤就越來越大了。所以在他們要我簽字的當天,我就主動把這3000元錢上交到了鎮紀委,請求組織的寬大處理。”包更生在調查時,坦誠地承認了自己的錯誤。

  莫伸手,伸手必被捉。因侵占集體資金,2017年5月,謝林港鎮紀委分別給予李松柏黨內嚴重警告處分、龔昕黨內警告處分,給予包更生、賀文魁批評教育,侵占的12000元資金全額上繳至國庫。

  用于死亡賠償的集體資金也敢伸手,李松柏等人在金錢和利益的誘惑面前起了貪欲,喪失了底線,失去了一個共產黨員應有的品質和操守。村級監事會本為監督村級事務的機構,賀文魁卻置群眾的信任和利益于腦后,與村干部合謀侵占集體資金實屬不應該。該案警示我們,基層全面從嚴治黨,不但要從思想上嚴起、從規矩上嚴起,更要從監督上嚴起。

  (益陽高新區紀工委 達力)

地址:湖南省衡東縣洣水鎮衡東大道178號       郵編:421400       網站總訪問量:

技術支持: 捷報科技       最佳使用效果:1024*768分辨率/建議使用IE8.0及以上

網站備案號:湘ICP備14006452號-1  公安機關備案號 43042402000009號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图